关于我们

关于我们
您当前所在位置: > 关于我们 >

指挥万物的冬天作文

发布日期:2018年06月29 编辑:
指挥万物的冬天作文 【 - 冬天】 读者知道我在无休止的絮叨中,忽略了一个季节――冬天。 冬天的到来,萧瑟而残酷,像一只无情的大脚踩在园子的头顶上。花谢叶落,万物寞寂的那些天,我们都以为是秋天作怪,却忽视了冬天是秋天的幕后者。冬天在秋天里垂帘听政,指挥天时,命令万物,那才是冬天干下的事。因此,北京的秋天短暂到大约只有一个月,并不是春夏秋冬,一年平均刚巧各为三个月。因为冬天急于从幕后出来登基行政,脆弱的秋天就只好把时间让给它,而自己躲到一边,只留有懦弱的观看与无奈的沉默。 好像冬天是被秋天引来的,其实秋天是被冬天赶走的。 刮了一场风。十一月初,北京的街头就透出那场风的寒气了。有哮喘病的老人,不是躲在家里,就是不得不住在医院里。 这时园里实在没有了什么美,只有更加荒冷的空寂随着冬风四处流动。可另外一种大自然的美,这时就隐藏在空寂的园子内,只给那些真正可以领悟自然、明透植物、生灵、地域和季节时变的人以观赏的窗口。 蚂蚁还在忙碌和爬动,可你能看到冬天蚂蚁的脚趾有些缩短、僵硬了吗?行走时比原来时速慢了些吗?松鼠在夏天是面带笑容的,许多时候它的胡须都是微斜而随着表情变幻角度的。可冬天它在一个合适的时候、合适的地点出现时,它的胡须不再是倾斜而多有角度变幻的,更多时候是和它的脸颊形成直角或因惊恐而瞬间倒下去,准备箭一样回到它选定的窝洞里。 雉鸡和灰胸竹鸡,在冬天显得更加勤快。它们冒着寒冷,一个又一个的白天,不是在草地觅食,就是飞到湖边的石头上,尖叫几声,如同在向这个世界朗诵了一首又一首短诗,之后享受阳光,把那些脱落的羽毛抖落在地上,散发着淡淡的羽腥味,仿佛宣布着它们才是这个园子的主人,是这个冬季的英雄。 冬天园子的美,是留给那些可以看到并感受这些的人。 早上抓一把黄豆喂喂野麻雀;傍晚在无人的园里沿路散步,和仅有的几户人家的主人聊天,然后碰到冬留鸟停下来,你看看它,它也看看你,彼此用眼神交流一会儿,继续朝前走。最后,你转到园子那座不算高的假山上,看见西去的落日,又圆又大,朝下沉去时,如同被一个城市的楼房吸进了哪一家的房间里。可你站到山顶上,找好位置和角度,这时就看到了西边宽阔的地平线,呈着火烬的色泽,完全如一片无边的枯草干木着了火。只是这火的纯粹,是只有火焰而没有尘烟的。借助火车过去后留下的奇静和冬天北风停息的那一刻,两种宁静的交汇,园子在某一瞬间无声无息了。太阳接近地平线,这时你的耳孔内有了茸茸的痒,使你再次想起儿时熟睡后,有人在里面用细草转动的那种感觉。 这时候,你不是又回到了少年,就是真正融到了冬天的大自然,感到了自己不是一个生物的人,不是生灵或生命,而是这园内的一株活着的树木,是秋天埋在冬天的根须或种子。因为你的存在,明年的春天才可以如期而至。因为你的存在,才可以说这园子在冬天是活着的,有着坚韧而活泼的生命。你在山顶上望着落日、枯树、干草、芦苇和有些孤独感的山坡,你把自己变得崇高了,甚至把自己当作了最可以与冬园共存生死的英雄。于是,你对自己有了尊敬,和对这园子倍感尊敬样。 如此,你从山上下来回家时,哼着小调唱着歌,虽有寒冷留在你的衣服和皮肤间,可有一种来自大自然的暖流和对孤寂寒美的感受,如同地平线的落日样,燃烧在你的脉管里。就这样,你在冬天的园内住下了。你拥有了冬天的大自然,也把自己变为大自然中的一员了。 本文来源:https:///zuowen/dongtian/1497938.html